金華信息網

首頁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小說:唐朝皇族意外變成老虎,常在路邊吃人,有一天遇見了故友

網絡整理 2019-07-01 最新信息

唐朝隴西(今甘肅隴西縣)人李征,皇族子弟,家在虢洛(今河南三門峽和洛陽之間)。李征年少時便博學多識,善于寫文章,成年後被州府舉薦為貢生,當時号稱名士。

唐玄宗天寶十載(751年)春,李征考中進士。其後數年,李征在江南擔任縣尉。李征生性疏狂,恃才傲物,不願與縣中官吏交往,常常怏怏不樂。每次官吏宴會,酒酣時,李征對他們說:“我怎麼能與你們為伍!”因此被官吏嫉恨。

李征罷官後,在家閉門不出,一年多以來不與人交往。後來李征迫于饑寒,于是東遊吳楚之間,拜訪州郡長官。吳楚人久聞李征大名,都準備客房迎接他,一起盡情地宴飲遊樂。李征離開時,吳楚人贈給他豐厚的錢财。李征在吳楚遊曆了一年,獲利頗豐。

其後李征西歸虢洛,途中投宿于汝墳(汝河大堤)旁邊的旅店中。這時李征忽然生病發狂,鞭打仆人,仆人不堪其苦。如此過了一個多月,李征病情加重,在夜間狂奔,不知道去了哪裡。仆人循着李征的蹤迹守候,過了一個月也沒有見李征回來,于是騎着李征的馬,背着李征的行囊逃往遠處。

明年,陳郡(今河南淮陽縣一帶)人袁傪(cān)擔任監察禦史奉命出使嶺南,乘車來到了於地(今河南西峽縣一帶)。早晨雞鳴時,袁傪準備出發,驿吏提醒說:“前方道路有虎,兇猛而吃人,所以路人隻敢在白天通過。如今天色尚早,希望袁禦史稍等片刻,千萬不能上路。”

袁傪大怒說:“我乃天子使者,騎衛極多,山林之獸豈能害我性命!”于是命人出發。

袁傪走了不到一裡路,果然有一隻老虎突然從草中跳出來。袁傪非常驚懼,而老虎看了袁傪一眼便再次藏進草中。老虎說:“真奇怪!差點傷了我的故友。”袁傪聽見老虎的說話的聲音,好像是李征。

小說:唐朝皇族意外變成老虎,常在路邊吃人,有一天遇見了故友

袁傪以前和李征一同考中進士,情誼非常深厚,已經分别多年了。袁傪聽到李征的聲音,感到驚異,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袁傪問老虎:“你是誰?難道是我的隴西故友?”

老虎呻吟幾聲,好像在悲泣,随後對袁傪說:“我是李征,希望你稍微停留片刻,和我說說話。”

袁傪因此對老虎說:“李君,李君,你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!”老虎說:“我自從與你分别後,很久沒有聯系了,你一切可好?如今要去哪裡?剛才見你儀衛森嚴,難道是當了禦史奉命出使?”袁傪回答說:“最近我有幸當了禦史,現在奉命出使嶺南。”

老虎對袁傪說:“你以文學立身,在朝廷做官,可謂名位隆盛。況且禦史台(中央監察機構)公正嚴明,糾察百官,天子選拔禦史尤其嚴格,我很高興好友能當上禦史,非常可喜可賀。”

袁傪對老虎說:“以前我與你同年考中進士,成就功名,交情異常深厚。自從我們分别後,歲月如流水,我想念你的儀容,愁腸百結,天涯望斷,沒想到能在今日遇見故友。然而你為何藏在草中不見我?故友之間的情分,豈能如此!”老虎回答袁傪說:“我現在已經不是人了,哪能見你呢?”袁傪當即問老虎發生了什麼事。

 老虎回答說:“我以前遊曆吳楚之間,去年才回家,路過汝河大堤時,忽然生病發狂,跑進了山谷中。然後我雙手着地爬行,從此内心變得越來越兇殘,而且力大無窮。我又發現自己的全身長出虎毛,看見人類、牲畜、禽鳥、野獸,就想捕食他們。等我來到漢陰縣(今陝西漢陰縣)南邊時,饑腸辘辘,正好看見一個胖子,因此将他吃了,從此習以為常。

我并不是不想念家人、朋友,隻是因為我變成猛獸,無顔見人。哎!我與你同年考中進士,交情向來深厚,今日好友你執掌法紀,榮耀親友;而我藏身山林,隔絕人世,隻能仰天長歎,俯首哭泣。我身體已毀,一無所用,難道真的是命運嗎?”因此老虎又情不自禁地抽噎起來,不能自止。

袁傪又問老虎:“你如今成為異類,為何還能對我說這些話呢?”老虎回答說:“我雖然身體發生了改變但現在心中非常清醒,所以剛才沖撞你時,我又害怕又恨自己,一言難盡啊。希望故人看在你我往日的情份上,恕我剛才冒犯。然而你從南方回來時,如果我再遇見你,就會忘記往日的情誼,将你看作一坨肉而已。你應該小心防備,不要讓我鑄成大錯,讓人笑話。”

本文作者:檐雨階苔(今日頭條)

原文鍊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8315581411508747/

聲明: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來源;僅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,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

Tags:唐朝     吳楚   小說   河南   汝河   隴西   李征   漢陰   三門峽   甘肅   唐玄宗   陝西   淮陽   這就是河南

搜索
網站分類
标簽列表